王小强:临床专业“跨界转行”铁路电力工程师

【查看原图】

黝黑的皮肤,厚重的眼镜片后面,双眼炯炯有神。闲谈间,总是一副笑脸,很少插话互动。然而,说起铁路通信、信号、电力、牵引供电等工程施工问题,他专业严谨的剖析,头头是道的讲述却着实令人叹服。

他是王小强,41岁,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电力变电分公司总工程师。令人颇感意外的是,这位技术高,专业强,业务精的总工程师,大学伊始主修的却是临床医学。谈及“跨界转行”,王小强憨厚一笑,挤出仨字,“感情吧”。

王小强是一名“电二代”,从小深受父亲工作影响,耳濡目染间对铁路电气化工作充满了好奇与喜爱。20年前,他步入大学,主攻临床医学,但学了将近一年后,发现自己的爱好并不在这医学领域。思忖再三,果断放弃,从头学起,再次考入机电一体化专业进行研修。

“小时候,我就觉得父亲的工作很崇高,很神圣,能够使天堑变通途,百川任人游。可能从那时起,就有一颗种子在我心中萌芽,对铁路电气化事业有热情,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个领域干出点名堂!”王小强露出倔强的笑容。

王小强的倔强,在工作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同事们私下都喜欢叫他“倔强强”。“师傅的固执其实是高度认真,是建立在专业自信上的坚持。”王小强徒弟袁磊说,在一次高铁牵引变电所送电过程中,220kV电源线路跳闸,地方供电公司认为是铁路变电站的问题,拒绝再次送电。此时,王小强通过分析跳闸数据得出结论:地方供电公司220kV电源线路保护定值过低,无法躲过新投运的牵引变压器的励磁涌流,从而导致跳闸,不是铁路变电所问题,并坚持要求地方供电公司重新核准定值。因为他的坚持,地方供电公司经过核算后最终同意调整定值,之后铁路牵引变电所顺利受电。“师傅是很一个性格温和的人,但是工作上,他对我们要求很严格,有一说一,绝不含糊。经常告诫我们,工作不是涉及人身安全就是铁路运输安全,一丝一毫马虎不得。”

多年的工作经验,日复一日的学习积累,王小强练得一身本领,“望闻问切”间就能找准问题所在。一座牵引变电所改造工程施工过程中,只有一路电源一组变压器运行,出现了电源失压跳闸的故障,上下行各有一列火车停在了隧道内,影响了列车的正常运行秩序。现场技术人员分析不出故障原因,急得团团转,打电话向王小强“求助”,短暂的问询分析后,王小强给出了“检查进线失压时限”的建议,经检查定值输入小数点错位,2秒输成了0.2秒,修改后设备运行正常,列车恢复运行。

王小强精湛的业务能力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也带来了企业生产的降本增效。贵南高铁35kV临电工程施工时,为了降低山区杆塔接地爆破成本及安全风险,通过调查研究,王小强最终选用35kV钳位保护器替代避雷器,降低了接地标准,直接为企业节约成本约30多万。

参加工作18年来,王小强先后参与兰武二线、大包线、京九线、京沪高铁、向莆线、海青线、杭长高铁、兰新客专甘青段、邯济线、沪昆高铁贵州东段、赣龙线、郑徐高铁、滨洲线、平齐线、济青高铁、南龙线、鲁南高铁、昌赣高铁等大型项目电力变电施工组织设计、远动调试、送电开通等方案编制或审核以及送电开通工作。他参与建设的普铁和高铁,共计成功送电20条铁路线,成功送电牵引变电所76座、AT所及分区所172座,主持编制各项方案70余份,取得科研革新成果3项……

面对成绩与荣誉,王小强说“不值一提”。“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中国铁路在高速发展,建设标准不断提高,对参建者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以前的CAD变成了BIM建筑信息模型、变成了VR虚拟现实技术,平面变成了三维、多维,纸质技术交底变成了二维码,按图施工变成怎么便于运行维护的”建维一体,用户至上王小强说,有很强烈的“本领恐慌”,必须得根据现状进行知识革新。

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赶上了中国铁路的大发展时期,见证了火车速度从100km/h到现在的350km/h;见证了从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到现在的复兴号标准动车组;见证了中国高铁从零到3.5万公里的世界第一高铁网络建设过程;见证了从“洋设备”“洋技术”到自主创新的国产设备。“作为中国高速铁路的建设者,见证者,受益者,我感到无比的骄傲、自豪!”王小强不由的握紧拳头,掷地有声地说。(尚明桢、慎志远、肖懿木)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2019年12月02日11:09
分享到:
(责编:黄莎、杨晓娜)
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