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土壤日再访“土代表”党永富:治土是场长征

慎志远 徐驰

2018年11月19日16:38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编者按:

土地要是开口,它会说啥?在我国,就有一个专门为土地发言的人大代表——党永富。从事农田土壤污染防治30年,他累计治理因农药、除草剂残留污染土壤造成的“癌症田”2100多万亩,被誉为“中国农田土壤污染防治第一人”。12月5日是世界土壤日,我们再次访谈了这位“土代表”,听他讲讲治土那些事。

 

哈密的小麦收割季,全国人大代表、治土人党永富在田间考察化肥减量、农业提质的实际效果。

开会必说土,逢人就讲地,全国人大代表党永富人称“土代表”。

“人们关注产量,却很少关注农业污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我得为土地说说话。”党永富说。

今年52岁的党永富,治土已经整整30年。从中原到东北,从新疆到华中,上千万亩污染、板结的土地在他手上重获生机。

河南省长陈润儿称赞他有两个奇:身为农民,却在大学生创业园办了研发中心;学历不高,却研究出科技含量很高的新技术。

党永富说:“这是一场长征,关于土的事一辈子都做不完。”

“炖锅汤,都想往地里洒”

党永富是地道的农村人。父亲早逝,他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回家,过上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1988年,在西安工作的哥哥寄回一包除草剂。在当时的河南农村,除草剂还是个“稀罕物”。党永富拿着除草剂,心里嘀咕:这东西真能杀死杂草?庄稼不受影响?

党永富做了个对比实验。他把自家的一亩多地分成两块,一半用除草剂除草,一半人工除草。除草剂效果惊人,但庄稼在施药后经历了10到15天的抑制期,不长而且变黄,减产一到三成。

“有啥办法能消除除草剂的影响?”庄稼收上来,党永富开始惦记着克服除草剂的副作用。接下来几年,他尝试用土法子,把想到能解毒的东西都倒在地里:氨水、绿豆水、大蒜水、中药水…… “那段时间像着了魔,炖锅肉汤都想洒地里看看。”

1995年,党永富听说沈阳有个陈昌教授,对除草剂有研究,毅然登门求教。陈昌教授建议不如顺应形势,开自己的除草剂工厂。第二年,投资1000万元的工厂建成,党永富却一分钟没生产,断然把工厂关了。

“我去外地农药厂考察学习,天上没有鸟,水里没活鱼,污染太大了。”党永富回到家,一连几晚睡不着。他跟爱人商量,有毒的钱不能赚。

那正是农药的黄金年代,供不应求。党永富“见钱不赚”的做法让陈昌感动,他决定帮党永富建药厂。原料初具,陈昌却于1997年去世。为保密考虑,陈昌生前没留下任何数据,唯有几张随手标注数字的烟盒,但就是这堆原料和烟盒,成了党永富科研的起点,他开始了降解残留领域的“长征”。

料理完陈昌的后事,党永富与技术员一起开始破解烟盒纸上的“密码”。历经100多个日日夜夜,他终于把生产技术成功复原,并生产出第一个高纯度的产品。

此时,他的资金链彻底断裂,传票一天接好几个。法院把刚建起来的生产线查封。2000年,公司不得不宣布破产。

(责编:宋芳鑫、杨晓娜)

推荐阅读

河南:如何从中原粮仓到国人厨房

  中原熟天下足。河南常年种小麦8000万亩以上,产量占全国的1/4,与小麦相关的规模以上企业1700多家。然而,一个问题始终困扰河南,怎么既保粮食稳产,又促农民增收?……【详细】河南:如何从中原粮仓到国人厨房   中原熟天下足。河南常年种小麦8000万亩以上,产量占全国的1/4,与小麦相关的规模以上企业1700多家。然而,一个问题始终困扰河南,怎么既保粮食稳产,又促农民增收?……【详细】

郑州:改革开放中找到新定位

  欧洲快消品牌Zara最新款服装头天凌晨落地郑州机场,第二天清晨便可以摆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货架上。一件服装,见证了“郑州速度”,也描绘出郑州“站位大枢纽、放开大胸襟”的全球格局……【详细】郑州:改革开放中找到新定位   欧洲快消品牌Zara最新款服装头天凌晨落地郑州机场,第二天清晨便可以摆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货架上。一件服装,见证了“郑州速度”,也描绘出郑州“站位大枢纽、放开大胸襟”的全球格局……【详细】

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