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高温中的钢轨焊接

【查看原图】

王占军 摄

 

人民网郑州7月25日电(徐驰)汗水湿透的后背被火辣的太阳炙烤,胸前被近千度的钢轨温度“烘烤”……这就是高温下钢轨焊接工的日常。7月24日上午,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月山工务段焦作维修工区的4名职工在这样的“烘烤”中,进行户外作业。

 

“今天,我们要用120分钟的天窗点,焊接两处钢轨。”满脸是汗的卜玉忠说。他今年47岁,干了十多年钢轨焊接。“先要用焊枪将钢轨预热到1000℃左右,焊剂融化时的温度有3000℃,热得喘不过气来。”

 

“焊接钢轨是为了减少钢轨接头,让火车行驶的更平稳,旅客坐车更为舒适。”参加施工的车间党支部书记陈卫星说。

 

8点20分,“天窗”命令下达。抬起胳膊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卜玉忠他们把切割机抬上线路,开始切割钢轨,一时间火花四溅。

 

气温迅速攀升,厚厚的工作服转瞬间已湿透。满脸汗水的他们仔细调整着两根钢轨的平直度,以保证两根钢轨上下左右没有误差。打磨两个钢轨头部、除锈、安装焊接钢轨模具,每一项工作都不能有丝毫含糊。

 

汗水顺着作业人员的脸颊流淌,不远处的钢轨温度计显示钢轨温度有了40℃。

 

一切准备就绪,卜玉忠点燃了手中焊枪。蓝色火喷射而出,开始对钢轨接头和模具进行预热。

 

“必须达到1000℃左右,钢轨接头要变成橙黄色。”站在模具旁,卜玉忠一边掐着秒表,一边探头观察着模具内钢轨颜色,脸上的汗水滴落到模具上瞬间蒸发。

 

5分钟后,卜玉忠撤除了焊枪,等候在一旁的同事彭玉山将坩埚放在模具上,用高温火柴点燃了焊剂。瞬时,一股刺鼻的气味飘了出来。3000℃的钢水从坩埚流到模具内,热浪扑面而来。彭玉山和另一名职工张克仁不顾高温,紧盯着模具变化,直到钢水不再流。

 

作业继续,钢轨上热浪滚滚。浑身是汗的杜良坤和彭玉山把推瘤机抬到了钢轨上,开始推移焊接后留在钢轨表面的焊剂。他们一结束,卜玉忠就抱着打磨机开始在钢轨上“烘烤”自己。

 

站在焊接好的钢轨边,就像到了“火炉”旁,汗水直冒。而卜玉忠需要面朝这个“火炉”不停地打磨,直到钢轨焊接接头的误差达到0至0.25毫米之间。

 

“现在的钢轨温度还有差不多1000℃,我们得赶紧打磨好,300℃以下才能放行列车。”卜玉忠说。

 

10点20分,作业结束,浑身是汗的钢轨焊接人员顾不上休息,迅速整理机具,撤出了线路。

【1】【2】【3】【4】【5】【6】【7】【8】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2018年07月25日15:15
分享到:
(责编:王佩、黄莎)
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