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丘:压路机班“四金花” 为谁辛苦为谁甜  

【查看原图】


“也曾落下辛酸泪”

常年奔走于工地,女子压路机班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

工作20年来,宁素芳从没穿过裙子。“腿、脚晒得黑白分明,穿裙子让人笑掉大牙。”她自嘲,自己的工作是夏热冬凉,四季分明。

夏天是道路施工的最佳季节,特别是面层碾压,越热效果越好。姐妹们只能“迎热而上”。压路机多数是“敞篷车”,顶着毒辣的太阳,身下110℃左右的沥青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加上机器散发的热量,几乎是个移动的“蒸笼”。她们只好穿长衫、戴墨镜、戴口罩,“全副武装”。身上的汗从来没干过,痱子一茬接一茬。初春和深秋,四处漏风,穿上厚厚的大衣,也会被冻得瑟瑟发抖,手脚僵硬。

有一年夏天,为了抢工期,要求24小时工作,人歇机不停。在烈日下,何香连续工作近两个月。回到家里,天真的儿子看到妈妈说:“妈妈,都到家了,你咋不脱手套呀?”何香看看自己的双手,哭笑不得。这哪里是手套呀,分明是衣服袖子以下被晒黑的啊!

刚上班的王珂,暴晒加上沥青的熏蒸,面部和眼睛红肿、发痒,脖子里起了白斑。对于年轻爱美的女孩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医生诊断结果为皮肤晒伤、过敏,建议远离暴晒环境。妈妈更是疼在心里,劝她换换工作。思前想后,王珂还是坚定了自己当初的选择,顶着钻心的疼痛,拿了药又继续工作。

最尴尬的事情是上厕所。道路施工都是流动作业,沿线厕所很难找。上厕所的时间,摊铺机已经把她们甩出好远了。为了赶工,她们只要上机,尽量一天不下来。天气再干燥,也不敢多喝水,避免上厕所。长期以往,她们都患有不同程度的膀胱炎。

工作的辛苦,她们都能扛得住。对家人的亏欠,却时常让她们落泪。

压路机班司机,经常是工地去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一群人。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是常事。

2013年,睢阳大道升级改造。丈夫出差,干了一天的韩丽晚上又被安排临时加班,把接孩子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晚上11点多,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一开门,发现孩子趴在桌子上哭。泪水瞬间溢满了韩丽的眼眶,“自己欠孩子的太多太多”。她什么话也没说,去厨房给孩子煮了碗方便面。看着热腾腾的面,母女俩相拥而泣,谁也吃不下。

宁素芳忙起工作不要命,连给孩子喂奶都耽误了。那时,老父亲时常骑着自行车,把孩子送到工地吃奶。更让宁素芳心痛的是,她没能和父亲说上最后一句话。

2004年农历八月十五前夕,宁素芳在工地上忙了一天一夜。她不知,老父亲在家突发脑溢血,已生命垂危。待到舅舅到工地上找到她,父亲已被宣布脑死亡。下午五点宁素芳赶到医院,不到半小时,父亲就咽下最后一口气。

“每次想到都哭。我对不起我爹,如果有下辈子,我说啥也要好好报答他。”十多年过去了,宁素芳始终无法原谅自己。

因为早出晚归,宁素芳曾和丈夫躺在一张床上一星期没说上一句话;因为忙,她曾一个多月没听孩子叫一声妈妈;因为累,她皮肤黝黑,满脸憔悴,30多岁却有了50多岁的面容,去接孩子别人都把她当成“姥姥”……

【1】【2】【3】【4】【5】【6】【7】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2017年12月06日10:58
分享到:
(责编:尚明桢、王玉兴)
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