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高考,再一次感谢他们的所有!

【查看原图】

 

我1982年出生在豫南的一个农村,小时候家里穷,虽不能说是吃不饱饭,但在青黄不接的时节也只能一天三顿喝稀的。父母都是七十年代的高中生,他们对上学有着不同于他人的别样情怀,把上学当成是跳出农门的唯一途径。在他们的支持下,我五岁半就到了村里小学的学前班开始上学,那时候年龄不够,是班里最小的学生,先从旁听生开始,到后来才转为正式学生。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是老师们眼里那个反应快却始终有点长不大的特殊的学生。

中招考试是我面临的第一个人生抉择,当时初中毕业既可以选择考中专,又可以选择考高中,高中是给那些坚定地要考大学的人准备的。那个时候,高考的录取率很低,上高中考大学是一个既远又渺茫的希望。而当时的中专毕业之后就能参加工作,对于农村人来说,就已经是知识分子了,特别是中专里还有一个类别叫中师,毕业后是包分配的,都能在当地的小学当老师,这在大家的眼里,就已经是端上了铁饭碗了。印象很深刻,当时有一个同班同学,家里边经济条件比我家稍好一些,他爸对他说,你要是上中师,咱家就能看彩电,你要是上高中,彩电就等你大学毕业再看吧!考虑到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和社会环境的影响,而且以我的成绩,考中师问题不大(中师只按乡分配指标,招应届初中毕业生前几名),据说上了中师同样能保送上大学,虽然比例不到1%,也比没有希望强,我就选择了报考中师。1996年夏天,我中招考试考了全乡第一名,顺利地被信阳师范学校录取了。

十四岁,我背着行囊到信阳师范学校去报到,进了校园之后,找到了我心目中对知识分子聚集地的一些想象,但跟文学作品当中所描述的美好的大学生活相比,还具有相当的差距。特别是晚上,躺在八个人的宿舍里,听到宿舍区大铁门咣当一关,十四岁的我感觉到无比的孤独,就开始四处打听,怎么样才能保送上大学。

中师的职业定向是很明确的,就是要当一个合格的小学老师,这也是中师三年当中所有同学共同的努力方向,学习的重点在小学课程教法以及体育、音乐、美术的所有科目的全科教学,高中主课的知识点几乎不学。听到我在打听这些,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开始关心我的学习。这里不得不提我当年的班主任程亚萍老师,她接我们班主任的时候,刚刚大学毕业没几年,在她身上,我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大学所培育出来的知识分子身上所应该具有的理想、追求和气质,她期望班里边有更多的同学能够通过保送受到更高规格的教育。十四岁的我还是一个贪玩的孩子,每到周末,都要坐公交车回家。中师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的管理,周末要离开学校,必须要有班主任批过的请假条。据说当时找程老师批假很难,只有我的假从来不问,直接就给批了。可是第一学期让她失望了,身为物理课代表的我物理只考了70多分,总成绩落到了全班第十名以后,吓得我再不敢问保送的事。

中师二年级的课程有根据自己兴趣爱好自主选择的选修课,贪玩的我在报选修课的时候选择了自然,跟着老师去学习怎么样进行葡萄树嫁接,怎么样设计制作六管超外差收音机。当时想保送上大学的很多同学都选择了数学选修课,因为课堂上会讲很多保送考试中要用到了数学考试内容。程老师知道我选择自然以后,把我提溜出来训了一顿:别人都开始练拔高题了,你还在这玩儿?可是已经选择,也就没有办法更改。但这次开始没有再辜负程老师的希望,二年级起学校为每个年级的学年考试前三名设置的有雏鹰奖,我连续两年考了年级第二名,都拿到了100块钱的奖金,够我当时一个月的生活费了。第一次上台领奖的时候,我穿着屁股打补丁的裤子上台,引起了台下同学一片哄笑,让我记忆犹新。很可惜,那一次的奖金本来准备在周末回家的时候带回去给父母报喜,却在公交车上被小偷顺走了。

中师三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按照学校的教学安排,是要到小学进行教育实习的。我很期待这次实习,希望能够站到讲台上,像当年我五年级遇到的第一次实习教我们语文课的一位王姓老师那样,虽然穿着布鞋,但是整整齐齐,满腹才华,满口标准普通话给我们上课。实习之前,学校组织了一次保送考高师的选拔考试,通过选拔的同学将会在实习这个学期免去实习,集中在学校参加培训。考试的内容倾向于高中知识点,这时没有选修数学课的短板暴露了出来,三年中都比较贪玩的我,以勉强过线的成绩通过了选拔,参加了集中培训,也失去了实习当老师的机会。

中师保送高师考试只考语文、数学、教育学三门,数学是我的短板,因为之前没有参加数学选修课,有很多知识点需要我重新学习。培训班里每周都要组织一次三门课的模拟考试,其中含两次淘汰测试,我的数学开始拖后腿,第一次差点被淘汰,危机感让我开始对数学用心,数学也是我上的最认真的课,慢慢的从不及格到全班第一名。教育学主要就靠记忆和理解,语文也觉得没有啥太大的意思,于是我继续贪玩,利用语文课和教育学课的时间练习师范生基本技能-三笔字,工工整整地用正楷字把孙子兵法从头到尾抄了两遍。这期间,我继续着没长大的毛病,每次模拟考试的作文都喜欢剑走偏锋,要么得满分,要么跑题得五分。就这样,三个月十二次模拟考试,最终总分加在一起还是全班第一名,拿到了参加全省选拔考试的资格(当时只给学校分配了6个录取指标,按照1:3的选拔比例,一共18人参加考试)。

1999年5月30日,学校组织我们18人到郑州参加中师保送上高师的选拔考试。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走出信阳,第一次住宾馆。没出过远门,也没有带换洗衣服的习惯,在郑州的时候天气突然热起来,还穿着春装的我,开始大量的流鼻血,把带队的老师都给吓坏了。考试结束后,老师带我们一起到河南大学感受大学的氛围,第一次进入大学的校门,第一次接触到象牙塔的神圣,感受到大学生的阳光自由,感受到白发苍苍老教授的风范,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向往。可是等考试结束回到学校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的志愿是老师帮填的,当时分配给我们学校的指标只有河南大学的地理专业、河南师范大学的生物专业和教育学专业,以及信阳师范学院的中文专业。为了提高报考的命中率,学校认为我成绩不够稳定(作文的原因),并没有被填报到最高学府河南大学,而是填报了河南师范大学教育系公共事业管理专业。

选拔考试结束,离我们毕业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班参加选拔考试的一共有五个人,剩下的这一个月,对于我们五个来说,成了彻底的放松:如果没有考上大学,毕业之后就能分配工作,而且不用忙着填实习报告等一系列复杂的毕业手续;如果考上大学了,那似乎像是“捡”的。我们把课桌搬到教室的最后一排,每天只忙着给同学们写毕业留言簿。那个时候年龄还小,平时也比较乖,不会玩得出格,省了不少麻烦。

7月初,考试成绩出来了,三门考试我一共考了238.5分,又成了全校第一名,拿到了河南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说到这里,又想起了我们的班主任程亚萍老师。那年的暑假,我们毕业了,一帮同学聚集在程老师的家里,程老师和她的爱人给我们做饭,我们像家人一样聊天,憧憬着未来,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亲切和温馨。程老师,原谅身在异地我的仍然没有“长大”,也是您在期末通知书上写的那句话“等你戴上博士帽的时候再来看我”,让至今没有拿到博士学位的我满含愧疚,毕业之后我去看您的次数甚少,但在我心中,无时不记挂着您,无时无刻不记着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您对我的关怀和教诲。下次回家,我一定去看望您!

每当想起高考,想起最多的就是敬爱的程老师,就是自己当年的各种不靠谱。是时代的进步,是老师的关怀,是同学勉励,是家人的支持让我走到了今天。回忆高考,再一次感谢他们的所有!

(洛阳师院 严涛讲述)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2017年06月01日11:07
分享到:
(责编:黄莎、杨晓娜)
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