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媒走转改】春运中坐着火车给钢轨涂油

【查看原图】

 

凌晨3点,李林早早来到班组,开始“熬油”

人民网郑州1月20日电 (徐驰)农历小年凌晨3点,河南焦作气温零下10度。一条黑影悄然出现在太焦铁路长治北站区,一闪之后,没入车站附近一间小屋。

此后5个小时,小屋灯光长明,机器嗡鸣声不断。屋内,一名男子不时往一座桶状机器里加料。白手套上,满是油污。

男子名叫李林,是郑州铁路局月山工务段的一名“养路人”。他需要在8点工友上班前,通过加热将固体润滑剂融化成液体。工人们称之为“熬油”,是每天养护的第一步。

“给钢轨涂油用的是带有加热功能的涂油小车,通过电瓶供电。一是防止熬好的油脂再凝固,另一个是将熬好的油通过喷嘴喷在钢轨的内侧面。”李林一边搅拌着油脂一边说。

春运期间跟班作业的车间党总支书记王建文介绍,月山工务段负责养护的铁路大部分在山区,线路蜿蜒曲折,火车在运行中产生的冲击力和离心力对小半径曲线钢轨破坏很大。每天对钢轨涂油,可以减少钢轨的磨损,也使列车平稳安全运行。

上午8点,负责涂油的工友霍亚彬、康新定、董云刚和白瑾利到了班组。经过一番检查后,他们将180斤的涂油小车和280斤的电瓶抬上由长治北站开往新乡站的6907次客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尾部。

“涂油小车180斤,电瓶280斤,每次抬完都是一身大汗。”擦着额头上的汗,59岁的康新定说。而白瑾利和董云刚则钻到了车底下,固定涂油管,试验并调整左右两个喷嘴的位置。

“这活儿说着简单,干起来不容易,必须做到一点不差。如果位置不准确,把该涂在钢轨侧面的油涂到了钢轨面上,就可能造成车轮打滑”白瑾利说。

9点30分,列车准时启动。随着车速提高,寒风顺着毫无遮挡的列车尾部灌了进来。站在尾部观察涂油车和电瓶工作状态的霍亚彬和董云刚穿着厚厚的棉衣,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群专门给钢轨涂油的养路人分为两组,一组4人。年龄最大的59岁,最小的也已45岁。一组4人要轮流站在尾部,不涂油的时候,就观察设备状态。

10点40分,列车行驶到需要涂油的小半径曲线地段。董云刚站在车尾,按下涂油小车的涂油按钮,开始了今天第一次的涂油作业。

“这地方是标准的冬凉夏暖,夏天一不留神就感冒。冬天冷风直往里灌,棉袄再厚,一会就冻透。特别是两条腿,经常僵的走不动。” 董云刚说。

11点15分,列车停在了太焦线上的高平车站。坐在车厢里的白瑾利一路小跑下了车,很快拿着4个饭盒返回了车厢。打开,是四份热腾腾的面条。

“我们的饭都是提前和在高平的工友联系,买好给送到车站。要是工友没有上班,就不好说了,饿肚子是常有的事。”康新定说。没过两分钟,他俩就把两盒面条“倒进”肚子。后边还有俩工友在挨冻,他们得抓紧吃完去替换。

12点30分,列车从晋城火车站开出,行驶在几乎全是小半径曲线的山区铁路上。康新定和白瑾利替换下了在车尾冻了2个小时的霍亚彬和董云刚,继续在寒风中给钢轨涂油。

下午13点43分,经过4个多小时的运行,行驶了150公里,穿过38座隧道后,火车准时停在了月山站。涂油工为全段72条小半径曲线钢轨涂油的工作也结束了。拆除涂油装置后,四人把沉重的机器拉到了站台上,等候13点50分左右返程的K1150次客车。

“每天都在同样的路线上重复这样单调枯燥的流程。年复一年,也不觉得寂寞,习惯了。” 明年就要退休的康新定说。

春运开始后,他们每周6天坚守岗位。客运高峰,他们上车后基本没有位置坐,一站几个小时是常事。

下午14点10分,登上路过月山站的K1150次客车,涂油工们开始返程。他们将于晚上18点到达班组驻地,结束一天的工作。

【1】【2】【3】【4】【5】【6】【7】【8】【9】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2017年01月20日15:34
分享到:
(责编:宋芳鑫、杨晓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