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赤子许光:一生几次搬家,却越搬越差

——记许世友上将长子、河南新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许光

石国庆

2016年12月26日08:00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许光故居,位于河南新县小潢河边的一栋普通的单元楼里。在这套不足70平方米的两居室内,长子许道昆拿出父亲的一本相册。旧蓝布衣、洗得发白的军裤、一双黑布鞋,翻来覆去,照片里的许光总是这一身行头。

生前,无论哪里来的媒体采访,许光一概拒绝。他曾对友人说道:“这都是我该做的,没什么好宣传的。再说,县里条件有限,接待不了那么多人,这个口子不能开。”直到去世后,他的事迹才逐渐被人挖掘。

见到受苦受难的人,准要帮上一把

36岁那年,许光替父行孝,回乡照顾奶奶,从北海舰队舰艇长调任县人武部普通参谋。这一回,他再没离开新县。

奶奶习惯住乡下老屋,许光就用父亲寄来的钱,买了一辆自行车,县城乡下来回跑,有时还不得不在山里赶夜路。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住在乡下,陪奶奶说说知心话。邻居都知道,对于这位一手把他带大的老人,许光近乎百依百顺。

“我看不得受苦难的人。”许光曾和同事说过,每次看到就心生痛苦与同情。

“许光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没有他的资助,我们姐弟几个不可能活下来。”田铺乡河铺村的朱慈柱一说起那段往事,眼泪就扑簌簌地往下掉。

那是在1957年,回乡路上的许光,看到一妇人在旧坟前嚎啕大哭,一问才知,丈夫早逝,自己拉扯五个孩子,整天饿肚子。许光当即拿出80元给妇人。此后,许光一年资助两次,每次40到50元,连续9年,直到这个家庭条件有所改善。

家里有奶奶、母亲和4个子女,压在许光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可有一次去探望五保户,看到老人家徒四壁,许光毫不犹豫,拿出20元钱嘱咐老人买糖、买油。

1982年,许光转业到新县人大,那年月干部支农工作紧,他下乡一住就是十天半月,连儿女们参加高考这样的大事,他都顾不上陪。

“人家有事儿,他管;自家有事儿,他不管。”在老伴杨定春心里,许光一辈子就想着别人,不想着自己。

杨定春回忆:一次,有个外地人到新县买化肥,找到素不相识的许光。许光听来人说农事要紧,急需化肥。他满口应允,几番奔波,热心协调此事。对方出于感激,买了些时令水果答谢,但倔强的许光怎么也不肯收下:“帮你买化肥是为了不耽误生产,收了水果就是不正之风!”

许光在家乡送走了奶奶、母亲、伯父等五位亲人,先后从工资中“挤”出近10万元资助红军后代130多人次,并为9名老红军遗孀养老送终。去世前,他立下遗嘱,把自己的全部积蓄20万元,用于新县的老人和儿童福利事业。

“他这人从不把钱看得很认真,见到受苦受难的人,他准要帮一把。”许道昆说。许光自己常说:“父亲让我回来,不仅是要让我对奶奶尽好孝道,更要对曾经饱受苦难的老区人民尽好孝道!”

为架线在山里摸爬滚打300多个日夜

新县,地处大别山区,县城依山傍水。一到晚上,华灯初上,万家灯火,星星点点,人称“小香港”。

然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新县却是“一个灯泡亮全城、一个喇叭响全城、一根烟工夫逛全城”的景象。许光回到新县后,开始着手解决最紧迫的“通电”和“通话”问题。

1969年春夏之交,时任新县人武部军事科长兼县邮政系统军代表的许光,负责建设千斤乡159微波站。当时山上不通公路,所有机械设备全靠肩挑背扛运到山顶。建站的300多个日夜里,他和民兵们在山间荆棘中摸爬滚打。“微波站建成后,本来就精干的许光,显得愈发黑瘦。”原常务副县长、老友韩文定记忆犹新。

上世纪70年代初,许光又奉命带领民兵架设高压线路。几吨重的电线杆,许光和战友们一根根往山上扛,再一根根“栽”下去,35千伏的高压线路架通了,老区家家户户的灯点亮了。

“许光一点架子也没有,和大家一同吃住在工地,现在很多老职工提起那段经历,没有一个不佩服他的。”县人武部军事科原副科长丁进先说。

1987年夏,已担任新县人大副主任的许光,凌晨接到县防汛指挥部的暴雨警报,起身便赶往出现险情的箭厂河、陈店、郭家河等几个乡镇。吉普车猛地陷入一米多深的排水沟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许光被惯性狠狠地甩到前挡风玻璃上,当场昏迷。经过十多天抢救,头部缝了30多针,他才脱离生命危险。

伤情稍有好转,他又赶赴一线,跑遍了所包乡镇的每个水库。在那场5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面前,新县的水库安全度汛。

“不能在军营施展抱负,就要在家乡有所作为。”许光在写给父亲的信中这样说。

一生几次搬家,却越搬越差

走进许光故居,时光仿佛回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窄得只容一人行走的楼道,斑驳的水泥地面,泛黄的墙壁,露着海绵的自制沙发,一张早已褪色的木桌,一台老式吊顶风扇……这是许光最后的家。

许光一生几次搬家,却越搬越差。他曾对父亲承诺:绝不利用家庭关系为自己谋一点私利,父亲活着如此,去世后也如此。

他三度放弃令外人眼红的“进步”机会:在他回到新县半年后,94岁的奶奶去世,曾经服役的海军部队让他重返军营,他谢绝了;1982年,省军区拟提升许光为信阳军分区领导,他却主动提出转业;1985年,许世友将军去世后,武汉军区一位领导调许光到军区机关工作,也被他婉拒。

有人说许光真傻,放着现成的梯子不去爬。许光听了笑笑说,不靠真本事,光想靠关系,爬得越高,跌得越重!

老伴杨定春的堂弟杨定根是许光的忘年交。1987年,在泗店乡文化站工作的杨定根被河南省文化厅评为“先进工作者”,还加入了信阳市摄影工作者协会。杨定根回忆:“我和许光商量让他帮我调回县里,没想到被他严厉批评,‘你个人搭梯个人上,想让我给你搭梯,没门!’”

“我早把高干子弟的帽子摘掉了,你们更不能再戴!”许光也给子女们撂下狠话。

许道昆高中毕业那年,恰逢许世友的老部队在新县招兵,时任县人武部副部长的许光又是征兵领导小组负责人。许道昆一个劲儿地想参军,但因为年龄不够,没能过许光这一关。许道昆下乡当了一年知青,这才应征入伍,去的也不是许世友的下属部队。

在生命的最后一程,许光住进了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入院时,院方考虑病人是许世友的长子,打算开个“后门”,费用可以缓交。许光坚决不同意。“他硬是亲眼看我交了两万元才肯住院。”许道昆回忆。

女儿许道江想协调医院让父亲去住条件较好点的一科病房,许光坚持住在条件差些的二科病房,“我是来治病的,不是来享受的。”为避免“待遇超标”,许光提出“三不”:不用进口药、不做过度治疗、不给子女添麻烦。凡是他认为昂贵的医疗都拒绝接受。

“他从没把自己看成是开国上将的儿子,只把自己看作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许道昆说。

2013年1月6日,许光走完了他84年的传奇人生,数千名乡亲自发赶到田铺乡许家洼村他的出生地,为这位用一生践行了对党和人民赤子忠诚的老人送行。

 

(责编:黄莎、杨晓娜)

推荐阅读

国务院批复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近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明确提出支持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武汉市也享受同等“待遇”。此外,《规划》还提出强化长沙、合肥、南昌、太原等省会城市地位,继续做大做强洛阳、宜昌。。【详细】国务院批复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近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明确提出支持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武汉市也享受同等“待遇”。此外,《规划》还提出强化长沙、合肥、南昌、太原等省会城市地位,继续做大做强洛阳、宜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