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林州之一百六十八 ——临淇镇小岭村

付  艳

2016年12月20日11:58  来源:林州市新闻中心
 

  临淇镇小岭村南倚巩尖山,浚南线穿村而过,位于临淇镇正西方向,距离镇区1公里,由南小岭、北小岭、南华三个自然村组成,共有7个村民小组,人口约360户,1600余人,姓氏以秦、徐为主,耕地面积970余亩,村民主要以外出打工为生。小岭村最初由五龙镇渔村徐姓村民迁居于此而立村。相传,因村子位于临淇镇西边的一道小山岭旁而得名“小岭村”。

斑驳城墙话历史

  顺着村里的主干道,位于南华自然村内的一处老建筑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是徐姓人家留下的老寨门。”小岭村会计秦建生介绍说,“原来这里还有很长一段城墙,时间久了都被毁掉了。”顺着秦建生手指的方向望去,依稀可以想象出城墙曾经的雄伟壮观。据了解,此处为徐姓人家刚迁移此地时建造的城墙,百姓居于城内,城墙的东西南北方向分别设有一处寨门,寨门上方留有炮眼,主要用于防御“响马”(强盗),保卫百姓安全。

  城墙的年代现已无从考究,但从目前仅存的一处寨门不难看出它所经历过的风雨。一块块石头错落有致地砌在一起,虽然斑驳,但气势犹存。现在,老寨门的四周都已盖起民房,村子规模逐渐壮大。站在寨门外向门内望去,一座座新式楼房拔地而起,仿佛老寨门仍在发挥着它的作用,似乎仍能看见徐家人为保卫家族安全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中医世家美名传

  徐姓人家善学习,大多以读书为主,家住老寨门旁边的徐东学家就是个典型例子。徐东学家是个中医世家,从明末清初家里就开始行医,以中医外科为主,家中藏有我国著名古医书总量三分之一的医书,泛黄、卷边的书页记录着徐家几代人在中医方面的执著追求。徐东学取出爷爷手抄的医书,在场人员无不赞叹,一页页娟秀的蝇头小楷详细抄录了各种病症及对应的药方。徐家自行医开始家中几代多为赤脚医生,医治病人无数。到徐东学这一代,虽自幼随父学医,但仍然到郑州中医学院学习了系统的知识,适逢农村医疗体制改革“一村一所”建设,徐东学到村卫生所做起了乡村医生,服务一方百姓。

  莱服膏、生肌膏、百仙膏均为徐家祖辈依据临床经验自主研发的秘方,对于治疗腮腺炎、皮肤溃烂、儿科疾病等有独特疗效。

  徐东学的父亲徐保田,今年已66岁,虽已将衣钵传给徐东学,但仍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患者到家中寻医问药。曾有来自辉县的病人,鼻子生疮溃烂,西医已无法根治,到徐家求医徐父为其开具生肌膏的药方,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后痊愈,自此与徐家结下深厚感情。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被徐家医好的患者遍布林州及周边县市。

唯有牡丹真国色

  说到小岭村,不得不提秦录生的国色牡丹园。国色牡丹园位于北小岭自然村,2010年左右由村民秦录生投资建设,整个牡丹园投资超过300万元,已于今年春天免费向市民开放。牡丹园占地40余亩,有洛阳春、醉杨妃、玉天仙、雪夫人、粉香奴等各色系品种牡丹30余种,以及芍药等名贵花卉。每到春天,各色牡丹争相开放,尽显雍容华贵之态,吸引了各方游客。看牡丹何须再到洛阳?小岭牡丹能满足你对牡丹的所有想象。国色牡丹园已成为小岭村一道美丽的风景。

  牡丹园内存放着一个古时用于喂牲口的石槽,关于这个石槽小岭村至今流传着一个“猫仙赠善人”的神话传说,教育人们要积德行善,善人终有回报,这一优良传统也在小岭村得到了传承和发扬。

  国色牡丹园主秦录生还在巩尖山上投资建设了一座文化广场,成为小岭村村民休闲健身的好去处。“夏天的时候每天晚上会有上千人在广场上跳舞、纳凉”,秦建生介绍说,这座文化广场丰富了小岭村的文化生活,提高了村民的生活质量。

(责编:常力元、杨甜子)

推荐阅读

救助站站长的最后一站:把光明留在人间

  不曾有人想到,37岁的许帅拖着胃癌四期的病体,顽强地与“病魔”赛跑,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想着“开个班子会,研究下救助站二期工程建设”。许帅诠释了民政干部“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详细】救助站站长的最后一站:把光明留在人间   不曾有人想到,37岁的许帅拖着胃癌四期的病体,顽强地与“病魔”赛跑,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想着“开个班子会,研究下救助站二期工程建设”。许帅诠释了民政干部“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