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张定浩携新书亮相河南:加法阅读,减法写作

2016年09月05日11:00  来源:人民网-河南分网
 

人民网郑州9月5日电 (戚艺芳)近日,首届“书店文学奖”获得者张定浩出版的随笔集《爱欲与哀矜》备受关注,有评论说,这是“一本献给所有热爱阅读与写作者的私人版《午夜巴黎》”。9月4日,张定浩首次来到河南郑州,举行了新书读者见面会。

张定浩是一个极其热爱阅读和写作的人,在他看来,积极有成效的阅读一定来自于写作。新书随笔集收录了张定浩近10年所写的文学随笔20余篇。所涉及的,从格雷厄姆·格林、爱丽丝·门罗到奥登、布罗茨基,从《斯通纳》到《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都是其钟爱的作家与作品。

在此之前,张定浩在从事杂志编辑的工作之余,已出版随笔集《既见君子:过去时代的诗与人》、文论集《批评的准备》、译著《我:六次非演讲》等。2016年凭借诗集《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获首届书店文学奖。

“这是一本阅读之书,也是一部写作之书。”见面会上,张定浩与读者探讨了许多自己对于阅读和写作的看法,以及自身写作的经验。张定浩认为,阅读是一项做加法的功课,而写作则要做减法。

这一观点,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从理工科到后来专门去学文科专业,就是想要系统地给阅读做加法,而不是随意的数量的累加。专业的阅读并不仅仅指阅读专业的书籍,而是知道这门学科的谱系,这样知识才不会散漫。”

但写作是一个减法的过程。张定浩说,两三千字的评论文章很可能背后是二三十万字的阅读量。很多时候都会问自己,你写的这些东西是正确的吗?真的很有意义吗?“写作其实是在不断地筛减自己的话,所以我写文章很慢,一天写1000字左右。”

张定浩喜欢英国作家的作品,他说英国文学作品通常会表现人格的健全。“我喜欢这些通俗的东西,但其实背后有很多精神思考。它不是故作思考状,而是这种思考和日常生活是一致的。”

说起新书,书中收录的大部分文章是对小说的评论,有人认为评论文章相比于诗歌这类感性情感的表达,相对枯燥和理性。也这是这本书的独到之处,张定浩说,一个好的作家一定也是一个好的评论者,这背后是一个人对世界的认识和智慧,不管用什么文体都可以表达。

接下来是否考虑创作虚构类作品?张定浩透露,自己虽然读了很多小说作品,写过很多小说评论,但目前还没有考虑过写一部虚构的小说。他笑言:“我自己的记性很差,小说家要对世界的嘈杂有机器般的记忆,而我只能记住一些气氛。”

(责编:侯琳琳、杨晓娜)

推荐阅读

“小城故事多” 河南开封:千种风情何须说

炎炎夏日,站在距河南开封市十几公里处的黄河黑岗口段,河水湍急却驯顺地向东奔流。人称“老开封”、10卷本《文化开封》丛书的主编高树田指着南边的土地对记者说,那下面就是开封城,现在的黄河大堤,早已经高高悬在了开封城上。【详细】“小城故事多” 河南开封:千种风情何须说 炎炎夏日,站在距河南开封市十几公里处的黄河黑岗口段,河水湍急却驯顺地向东奔流。人称“老开封”、10卷本《文化开封》丛书的主编高树田指着南边的土地对记者说,那下面就是开封城,现在的黄河大堤,早已经高高悬在了开封城上。【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