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年代高考参与者 谁没赶上过改革 听听他们的故事

刘慧丽 訾利利 孙科

2016年08月24日09:00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不同年代高考参与者 谁没赶上过改革 听听他们的故事

  制图/郑萌

  河南商报记者

  刘慧丽 訾利利 孙科

  实习生 华丽娟

  通讯员 贺翀

  河南高考改革方案出炉,再一次将高考拉入人们的视野。

  不分文理科、实行“3+3”……看到这样的政策,你有没有开始回忆自己当年的高考政策?

  河南商报记者采访了不同年代的高考参与者,听一听他们的高考故事。

  河南高考分为理工和文史两大类,理工科考语文、政治、数学、理化4科;文史类考语文、政治、数学、史地4科。每科满分都是100分。

  由于高考中止了10年,不少考生是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师生“同场竞技”。

  上世纪80年代之前,师资力量匮乏,只能分区阅卷,误差不好控制。

  1980年高考改为分科阅卷,一门学科放到一个大学阅卷。为了让评分更公平,每次都拿样卷让阅卷者评分,如果评分不合格,就取消阅卷人的阅卷资格。

  全省各市地将考生信息用报名卡输入计算机,大大加快了录取工作的进程。可以想象,手写和计算机复制粘贴在耗用时间上的差距。

  这时,高考科目比较多:理科7门——语文、数学、英语、政治、物理、化学、生物;文科6门——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历史、地理。语文、数学每科为120分,其他学科每科100分(生物50分)。

  这一时期考试科目减少到5门,文科: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历史;理科: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地理和生物退出高考科目组合。

  报考普通高校取消“未婚,年龄一般不超过25周岁”的限制;应届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不再限报高等职业学校,而且可在毕业当年参加普通高考。

  不分文理科,除语文、数学、外语外,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门组成一份试卷,称“大综合试卷”。2001年大综合一门为150分,其余两年大综合为300分。除“3+大综合”必考外,设6个选考科目,只作参考分。

  考生建立电子档案,各高校的招生教师不再集中到省招办安排的地方,面对面档案筛选,只需在网上查阅,进行录调工作。

  这个时期,河南高考又开始分文理科,采用“3+文科综合或理科综合”模式。

  作文的评分更加科学,两个教师评判一份试卷,在误差范围内取平均分。

  “学长学姐”说

  A

  “高考是我的唯一出路”

  讲述人:刘建龙 高考年份:1977年12月

  刘建龙,河南大学本科、西南大学硕士毕业,曾在知名高校教书育人。回忆起自己参加高考,他说:“高考是我的唯一出路。”

  当时高中毕业后,为了谋生,刘建龙去湖北打煤烧窑,后来又回到老家干农活,当时他22岁。

  1977年10月,天气还很冷,正在干农活的刘建龙收到了国家恢复高考的信息,对他来说,这如同冬日里的一道暖阳。

  据介绍,当时的高考分文理科,考试时间为“2+1”,即文化生考两天,艺术生还要加试一天。

  刘建龙说,当时自己偏科,物理、化学成绩很不好,就决定参加文科考试。由于考试科目都是自己的强项,所以高考后顺利被河南大学录取。

  B

  “午夜梦回,常是高考场景”

  讲述人:宗先生 高考年份:1998年

  宗先生是驻马店汝南县人。他说,自己对高考最大的印象就是当时课业紧张,学习压力大。

  高考前,他常常梦见考试的紧张情境,醒来后就会感到一阵恐惧。高考后甚至参加工作以后,他依然会梦到考试,“午夜梦回,常常是高考场景”。

  1998年高考实行“3+2”模式,宗先生学的文科,考试科目是语文、数学、英语、历史、政治5科,满分750分。还有一个是综合分,是根据各科标准分进行合成,然后按常模量表分数转换方法得到的,满分900分。宗先生当年考了690分(综合分),被郑州大学录取。

  回忆当年,宗先生最大的感受就是:高考结束就像完成了一个任务,“压抑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C

  “没有复读过的人生不完整”

  讲述人:王宇文涛 高考年份:2007年~2009年

  一心想考入北师大的王宇文涛,在2007年、2008年两次高考失利后毅然又选择了复读。2009年的最后一次高考永远刻在了他的心中。

  出了数学考场的一刹那,王宇文涛就感觉天塌下来了。为什么这么绝望呢?原来,当年还是估分报志愿,他说:“考试结束后我就进行了估分,发现自己的分数跟北师大差得太远,所以崩溃了。”

  最后,他第一志愿选择了郑州大学的中澳合作办学(当年是二本分数录取),最终被录取。

  王宇文涛最想说的是,这些当时感觉特别难熬的经历,都是历练自己的金沙,让他变得更加沉稳与执着,“在河南,没有复读过的人生不完整。”

  D

  “比较幸运,赶上好时候了”

  讲述人:吴佩俊 高考年份:2013年

  吴佩俊现在是一名大学生,三年前的他,最大的目标就是考上大学。

  早上5点起床,晚上10点下晚自习,虽然一个人租住在学校外边,吴佩俊也毅然坚持着这样的生活规律。

  吴佩俊说,高三压力大,有一天,睡得迷迷糊糊的他一看表,5:30了,想起5:40要进教室,他一个激灵翻身起床,简单收拾一下便冲向学校,“我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发现不太对劲,因为整个教学楼都是黑的,往学校大门口挂着的表上一看,才2:30。”

  从2010年开始,不需要估分报志愿了,2013年高考成绩公布,吴佩俊考了554分,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他说:“我很喜欢成绩出来之后填报志愿,我比较幸运,赶上好时候了。”

(责编:王佩、徐驰)

推荐阅读

“小城故事多” 河南开封:千种风情何须说

炎炎夏日,站在距河南开封市十几公里处的黄河黑岗口段,河水湍急却驯顺地向东奔流。人称“老开封”、10卷本《文化开封》丛书的主编高树田指着南边的土地对记者说,那下面就是开封城,现在的黄河大堤,早已经高高悬在了开封城上。【详细】“小城故事多” 河南开封:千种风情何须说 炎炎夏日,站在距河南开封市十几公里处的黄河黑岗口段,河水湍急却驯顺地向东奔流。人称“老开封”、10卷本《文化开封》丛书的主编高树田指着南边的土地对记者说,那下面就是开封城,现在的黄河大堤,早已经高高悬在了开封城上。【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