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河南分网

河南团代表围绕建设法治政府、简政放权等问题建言献策

孙娟 裴蕾 覃岩峰 张乔普 武建玲 张竞昳 赵柳影

2015年03月12日08:07    来源:郑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让“中国梦”渐行渐近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让“中国梦”渐行渐近

  郑州全媒体新闻中心两会记者 孙娟 裴蕾 覃岩峰 张乔普 武建玲 张竞昳 赵柳影 北京报道

  今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细读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法治是贯穿始终的关键词。

  “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建设法治政府、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有了更多阐述,人民群众也对依法治国有了更多的期待,在这种期待中,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河南团代表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河南团代表围绕建设法治政府、推进简政放权 、规范立法程序等问题建言献策

  ●简政放权 以权力瘦身换廉政强身

  全国人大代表、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春良建议,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要切实加强对国家公务员的教育、培训工作,要开办宪法、法律的培训班,对公务员进行全员培训,增强公务员的法治思想,提高公务员依法办事的能力。

  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力度。今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建立规范行政审批的管理制度。”对此,刘春良建议,省市两级政府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也要痛下决心,继续简化、减少行政审批项目和手续,以权力的瘦身为廉政强身。

  什么叫法治社会?什么叫依法治国?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认为,就是要按照法律的基本原则来办事情,法律有几个原则是很清楚的,比如说有限政府的原则,有“两个清单”,即“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这“两个清单”就好比是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它们对中国的法治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权力清单”就是政府的授权是有限的,要把所有的权力写下来,写清楚告诉老百姓,这是我的权力,没写的事情就没有这个权力。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反复强调政府要列出“权力清单”来,说明你有什么权力,清单之外的权力是没有的。

  “负面清单”就是说搞一个自贸区也罢,搞一个开发区也罢,企业到我这个地方来,政府要写出来什么事情你不可以做,除了不可以做的事情之外什么都可以做。

  “‘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其实是一致的,就是说政府权力有限,我觉得这是基本的,这‘两个清单’如果能够实现并大力宣传,使得所有的公民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的话,我们的法治社会将会大大地往前进一步。”高西庆表示。

  高西庆同时建议,在立法方面,要想好了再立,要把一些看来明显对社会不利、对整个发展不利的立法限定就行了,至于法律中没提到的那就可以做,这一点要清楚,用不着五花八门全列出来弄得非常完备。

  “立法永远不可能赶上社会的发展,为什么说法治要高于人治,就是这个道理。”他表示。

  ●企业只能有一个婆婆 那就是“法”

  全国人大代表,王守义十三香调味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银良提到了他前几年的见闻:有部分基层党员干部有时候一天要有四五摊酒场,“这放谁身上能受得了?所以说,‘八项规定’和高压反腐是顺应民心的,是挽救干部的。”

  全国人大代表、商丘市实验小学校长高阿莉也赞成,依法治国,不能仅仅止步于法治宣传,而应该更加重视法治教育:在全国普遍进行法治教育,促进全民学法、知法、守法,这样才能从根本上促进社会和谐,从而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全国人大代表、三全集团董事长陈泽民建议,推进依法治国,立法应与改革同步,要切实解决改革实际与法律不一致的问题;推进依法治国,首先是要依法行政。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他认为,在政府权力上作减法,就能在企业发展上作乘法。现在企业的婆婆太多,推进依法治国,就是要求政府多为企业设路标、少为企业设路障。企业只能有一个婆婆,那就是“法”。

  在陈泽民看来,公务员队伍缩减刻不容缓,但并不能是简单的减法,在减的同时要增加专业化、职业化的法制队伍,夯实依法治国的人才保障。

  ●立法不能太任性 “半夜出政策”不合适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科技大学教授、农工党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主委雷雪芹十分关注依法治国话题,这次两会,她带来了3个与之有关的建议,分别涉及看守所律师约见制度、破产管理人制度、被告人辩护权等方面。在她看来,依法治国的前提是立法完善,有法可依。

  随着刑事诉讼法的修订,犯罪嫌疑人近亲属聘请的辩护律师会见受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次数大幅增加,北京、上海等地实行网上预约会见后效果很好,实现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48小时内会见,公安部将其推广,列入看守所考核范围。对此,雷雪芹表示,看守所实行网上预约会见在一些特大城市确实发挥了便民作用,但在一些中小城市不仅未发挥好作用,反而造成了一些不便。很多地方,即便未提前预约,会见室也能满足会见需求。完全不用机械执行“非预约不可会见”的规定。雷雪芹说,看守所最多的做法是建QQ群,入群才能预约,而没有开通电话预约,这导致了相当一部分预约无法进行,“会见难”问题反而更加突出了。她建议公安部对预约会见这一便民措施进行改进,不能一刀切。譬如,对会见场所较多的中小城市看守所不实行预约会见制度,确需保留的,可以规定预约优先,不能限制没有预约的律师会见。

  全国人大代表、新乡市糖业烟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买世蕊连续两届提交《立法法》修改议案,其核心就是在“行政法规在起草过程中,应当广泛听取有关机关、组织和公民的意见。听取意见除了采取座谈会、论证会等多种方式外,必须举办听证会”。

  “有些地方动不动就采取机动车限号摇号,有的还是半夜出政策,这显然不合适。”买世蕊认为,一些行政法规出台太随意、太任性,群众根本参与不进来,这样的法律法规难以接“地气”。以价格听证制度为例,《价格法》虽然确立了听证制度,对听证的具体程序却没有充分安排,更多的是依靠2008年由原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制定的《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法律位阶较低,不利于听证制度的完善和法制统一。她建议,可以由国务院制定《价格制定程序听证办法》,条件成熟时,再由全国人大制定《价格制定听证法》,以此加强公众的程序权力,包括公平参与权、程序启动权、具体程序权等。

  ●影视圈抄袭成重灾区 知识产权保护须严执行

  全国人大代表、南阳籍作家廖华歌表示,依法治国不仅仅在于法律法规的完善,更重要的是要将法律执行到位,如果执行不到位,再多、再好的法律都没用。

  “虽然我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取得了较好成绩,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任重道远。”她说,目前,我国在新闻出版、图书、软件等方面,还存在不少侵犯知识产权的情况,有些地方相当严重,如作家琼瑶起诉于正《宫锁连城》抄袭胜诉并获赔一案,可以看出影视圈成为抄袭高发的重灾区。

  她认为,建设知识产权强国,切实维护著作者的权益、观众的利益以及法律法规的尊严,就必须具有强烈的法律意识,学法、用法、依法,从公民法制观念的不断提升,到不断深化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有效衔接,真正形成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强大合力。同时希望通过互联网搭建经常性、常态化的沟通平台,形成一种开放的交流体制,直接跟社会各界,特别是知识产权界、科技界、文化界进行沟通交流,逐步解决司法保护还存在取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等问题。

(责编:杨晓娜、程明辉)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新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