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河南分网>>影视

约翰·拉塞特:观众看电影走神,我会发疯

田颖

2015年03月03日07:5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约翰·拉塞特:观众看电影走神,我会发疯

  原标题:约翰·拉塞特 观众看电影走神,我会发疯

  曾经的皮克斯三巨头:埃德·卡特穆尔、乔布斯(中)与拉塞特(右)。

  2011年11月2日,拉塞特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得到了他的星星。

  拉塞特在皮克斯自己的工作室里。

  约翰·拉塞特与《超能陆战队》的主角“大白”。

  由迪士尼与漫威首次联姻打造的3D动画电影《超能陆战队》已于昨日(2月28日)登陆国内院线。目前,影片不但已在全球斩获超过5.46亿美元的票房,还在2015年第87届奥斯卡颁奖礼上获得最佳动画长片大奖,“感谢迪士尼的所有工作人员”,导演唐·霍尔在获奖感言中激动不已,“尤其是要感谢制作人约翰·拉塞特,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

  作为迪士尼和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及迪士尼幻想工程首席创意顾问,约翰·拉塞特是《超能陆战队》的制作人,此前也曾凭借《玩具总动员》、《锡铁小兵》两获奥斯卡,并负责监督所有迪士尼和皮克斯动画电影及相关项目。现在看来风光无限的他,坦言小时候总是被老师批评“爱走神儿”。谈及新技术与传统艺术间的关系,他认为后者更为重要,因为前者固然吸引人,但是它本身无法制作出任何东西,他“想要的是让观众们坐在电影院,花上90分钟,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去旅行”。

  迪士尼与皮克斯

  从最传统的艺术中寻求灵感

  新京报:迪士尼曾表示是受到了皮克斯《玩具总动员》的启发才有了《无敌破坏王》,而《冰雪奇缘》的成功证明了迪士尼的招牌公主影片经过革新也可以更受欢迎。合并之后,是迪士尼更多地在向皮克斯借鉴吗?

  约翰·拉塞特:不。皮克斯和迪士尼是两个单独的工作室。迪士尼有自己的艺术家们可以把它建立起来,而不是依靠皮克斯。大家喜欢华特·迪士尼的电影,是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但是我们不想每部电影都同一模式。我们差点落入窠臼照搬与音乐剧结合的模式,还好后来我们变了方式。有时做成音乐剧,有时做成动作片,既经典又非常现代。

  新京报:在观众接受层面,传统和现代之间,应该把握怎样的度?

  约翰·拉塞特:我喜欢把东西结合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我倾心于传统艺术,中国画就是其中之一。在加州艺术学院上学时,我最喜欢的一门课就是中国画。上海世博会时,我在里面看得着迷,他们拉都不能把我拉出来。即便使用最先进的技术,我也是从最传统的艺术中寻找灵感,而且还要参与其中。这非常重要。

  我的哥哥是个非常有天赋的设计师。虽然学的是室内设计,但他上了许多时尚设计的课。有次,他坐在我妈妈的缝纫机上缝东西,说了些很有意味的话,我至今记得,他说,“如果你把传统的样式和疯狂的材料放在一起,或者用传统的材料做出疯狂的样式,都会让你耳目一新。但如果你用疯狂的材料制成疯狂的图案,人们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我刚着手电脑动画那会儿,就像是用疯狂的材料做疯狂的图案,因为那时候大家对电脑制作图片、音乐都没有概念。

  新京报:在你看来,怎样的动画电影才算成功?

  约翰·拉塞特:有两点是我看重的:一是要表达怎样的感情,可以是父子关系,比如《海底总动员》;第二个就是动画中所要创造的世界,这个世界一定是你想要去的。想要的是让观众们花上90分钟,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去旅行。

  想象力与创造力

  每个动画人都有创造的灵魂

  新京报:激发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有什么诀窍吗?

  约翰·拉塞特:每个人获取创造力的方式不尽相同。在皮克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办公室或私人空间,他们可以戴着耳机上班。我喜欢鼓励大家在个人经历、情感或爱好中去寻找,做出属于自己的东西。你知道左右脑理论吧,左脑掌管逻辑,右脑负责创意。我小时候,成绩报告单上评语经常是:“约翰老是走神儿”(笑),我一直以为是我出了什么问题,才会溜号,直到我上了加州艺术学院,了解这个理论,才明白原来我是用右脑生活的那种人。制作《玩具总动员》时,我太太希瑟把我关在屋里,让我潜心创作。因为她知道我哪儿也不去。有时候她来找我,我还不愿意走,脑子里只有动画。再加上我思维比较单一,不能同时干两件事情,这对我的工作来说是个好处,能专注于眼前的事情。

  新京报:你能把没有创造力的人训练成有创造力的人吗?

  约翰·拉塞特:我不知道。(笑)每一个选择动画或绘画、写作这样创造性工作的人,都有一个创造性的灵魂。作为创意总监,我希望听到每个人有创造性的声音。即便是很小的事情,我也不把别人的创意据为己有。有种帮助别人成功的方法屡试不爽,就是你告诉他们每个场景的情感动机,但不说具体怎么操作,让他们自己做,总能给我惊喜。

  ■ 弹幕电影

  电子游戏非常流行时,曾有很多人问这样是否会影响电影叙事的方式。在我看来,这种互动性质的游戏和电影有本质的区别。在电影院里,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和其他观众分享的体验,而不是让一个人决定故事的走向,对其他人来说这非常不公平。也许让观众投票决定故事走向会很有趣,你准备一个分支结构的结局就行了。但我们制作电影,是想让观众在影院被震撼,他们什么也不想,就等着看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可不想让评论突然蹦出来,然后观众开始神游到故事以外。

  如果观众必须离开银幕一会儿,低头打字发信息什么的,就得提前设计好,让影片中的人物这会就等着不做任何重要的事情。因为在我们的电影里,每个镜头都有目的,每个场景都传达信息。要是被我发现有观众看电影时候走神,我会发疯的,“你错过了最重要的部分,好好看!”

  我和迪士尼的工程部一起制作主题公园的“星际旅行”项目时,用的就是分支结构。这样每次你去都是不同的场景、开始和结尾,看观众通过自己的构思参与到叙事过程中,我觉得非常有趣,但是我还没有在影院里想过要这么做。

  ■ 女性主义

  女主角为什么总要等待男人来营救?我妈妈不是,我太太不是,我姐姐也不是。和我在皮克斯一起工作的,都是出色的女性,没有谁在等待。所以,从《公主和青蛙》、《长发公主》、《勇敢传说》以及《冰雪奇缘》里你都能看到特别强大的女性角色,故事里的女性都能对自己的命运做出选择。就像我刚才所说,这才是给现代观众们看的电影。(田颖)

(责编:宋芳鑫、辛静)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新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