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全国假日办撤销引热议 盘点身边临时“办公室”

刘学增

2014年09月17日10:13    来源:大河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全国假日办”撤销引发热议,大河报记者盘点身边的临时“办公室”

  西瓜办、蔬菜办、馒头办……

  阅读提示|运行14年的“全国假日办”昨日正式撤销,原职能并入新成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中。这个曾因去年“除夕不放假”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单位”,搅动了网友的神经,引发了对当年那些“神安排”的吐槽。

  对于以“办”为名的机构,其实在我们身边很多,西瓜办、蔬菜办、烟花办、“打狗办”层出不穷,有些也曾成为众人热议的对象。各类“办”成立的背景是什么,它们的职能是什么,今天我们就盘点身边的各类“办”。

  新闻|遭网友吐槽的“全国假日办”撤销了

  还记得去年“除夕不放假”引发的全民震动吗?不能接受的“各路网友”,除夕当天纷纷打到某机构“查岗”,全天几乎处于占线状态,这个机构就是有名的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办公室(简称“全国假日办”)。

  不过,9月15日,中国政府网发布消息称,运行了14年的“全国假日办”被撤销,原有职能并入新成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消息一出,引发网上热烈讨论。有网友戏称,常出“昏招”的“假日办”这次被“放长假”了。当然,许多言论带有一定的情绪化。

  的确,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假日办”因调休给大家出了不少“计算题”,也因此常遭网友的吐槽。此次撤销引发的反映,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对“假日办”的印象。

  调查|“假日办”是一个“应运而生”的机构

  实际上,“假日办”是一个应运而生的机构。1999年,黄金周首次出现,第二年,为了更好协调黄金周的组织工作,国务院牵头,包括发改委、公安部、交通部等14个部门组成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到2003年,组成部门又增至17个。

  “假日办”并不属于正式的政府工作序列,其主要职责,就是研究下一年放假安排等。不过,放什么假,它决定不了,法定节假日都由全国人大提案投票决定,结

  果也有国务院统一发布。

  此次“假日办”撤销并入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权责、规格都比以往要高,与“假日办”一般由国家旅游局局长挂帅不同,新机构由分管旅游的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担任召集人,成员来源扩大到28个部委。据了解,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职能包括对全国旅游工作进行宏观指导、提出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方针政策等五个方面。

  回溯|从7天到11天,那些年父母们的假期

  尽管对目前的休假制度还有很多争议,不过,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相比,“休息”的天数还是有了长足的进步。盘点一下建国后休假制度的变迁,看看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们是怎么“休息”的!

  1949年,根据当时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的规定,法定节假日只有7天:其中元旦1天,春节3天,劳动节1

  天,国庆2天。这样的办法一直延续了半个世纪之久,到1999年,国务院修订《放假办法》,法定节假日增加到10天。到2007年,国务院再次修订《放假办法》,法定节假日增加到11天:元旦、春节、国庆节不变,劳动节重新减少为1天,同时增加清明、端午、中秋各1天假期。60多年里增加了4天。

  小解释

  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该制度是为协商办理涉及多个部门职责的事项而建立的一种工作机制,由国务院牵头负责的,名称可冠“国务院”字样,其他的则统一称“部际联席会议”。今年以来,已先后成立了全国社区建设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新型城镇化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此次建立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表明全国假日旅游工作只会强化、不会弱化,非假日旅游工作也将正式提上日程,我国旅游业改革与发展正式走向“全日制”。

  盘点|西瓜办、馒头办……看看我们身边的各种“办”

  “假日办”引发的讨论,也勾起许多本地网友对各类“办”的记忆。在我们身边,就曾有过“馒头办”、西瓜办、蔬菜办、烟花办等。这些以“办”为名的机构,有些也曾引起过很多争议。

  1998年,郑州市、区两级成立“馒头办”,对馒头生产实行审批制。生产馒头,须到市“馒头办”或区“馒头办”办理“馒头生产许可证”。到2000年,新的规定又将馒头生产许可证的审批权由原来的市区两级所有,归为市“馒头办”所有,由此引发两级馒头主管部门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最终随着“馒头办”被撤销而结束。而另一个也曾被推上舆论风口的“西瓜办”,成立于2006年。每到西瓜集中上市的季节,大量中牟瓜农会就近开车到郑州市区卖瓜。为了规范西瓜有序销售,“西瓜办”应运而生。据“西瓜办”有关负责人介绍,“西瓜办”只是个临时单位,只会在西瓜集中上市时运行。

  “各类‘办’不属于通常的行政机构序列,是政府为了协调解决当地某一涉及面较广,牵涉部门较多,或者较为重大民生问题而成立。”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一位教授告诉记者,对于各类“办”,不能全听负面的声音,它是正常行政机构的一种补充,利用得好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没有明确的权责,也没有进退出机制,时间一长,容易被人质疑为“空架子”,干不了实事。他认为,这样的状况可能需要在行政机构改革中加以解决。

 

关注人民网河南分网微信平台
关注人民网河南分网微信平台
安卓版新闻客户端二维码
安卓版新闻客户端二维码
(责编:杨晓娜、王玉兴)

推荐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健 康
  • 旅 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