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渠首淅川:“移民精神”引领 发展步履坚实

2014年04月21日08:53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渠首景色

移民搬迁 张金敖摄 

人民网淅川4月21日专电(史钧 程明辉 时岩 徐驰)“真绿啊,真美!”一声惊叹,打破了所有人的困意。

春雨如丝,300多公里奔波,人民网“碧水向京津”采访车进入淅川县境。听见惊叹,大家急切打开车窗,瞬时,草木的新绿,清新的空气充满了车厢。这就是南水北调源头,我们采访目的地——淅川县。

一年前,这里风景还是光秃的“石漠化”荒山;五年前,还是与其他国家级贫困县并无二致的“豫西南小县”;十年前,还是中国地图上不见经传的“小黑点”。如今的淅川,尽管算不上“华丽转身”,但依然可算得上“变了模样”,山更绿、水更清,民渐富,意志弥坚……

这里为何变了模样?数天的采访,答案直指一个方向——是“淅川移民精神”,让这里突破发展、足音铿锵。

艰苦卓绝,“移民精神”血泪凝成

说淅川移民之难,必须得说淅川的山川之美、搬迁之痛。

淅川,是古淅水冲积出的百里平川。这里,被称为是“一脚踏出油”富庶之地,千百年来,淅川人民在百里良田中耕种,自给自足,怡然自得。

然而,随着1958年丹江口水库修建、蓄水,包括淅川人祖祖辈辈耕种的28.5万亩耕地在内,丹淅平原54.84万亩土地静静地躺在了烟波浩淼的湖底。随同沉入湖底的,还有淅川建于明成化年间的古县城等4个古城镇,以及7个镇(区)2396个村庄等。

有淹没,就必须搬迁。从1958年丹江口水库大坝修建到1978年,20年里,共有20.5万淅川人被迫背井离乡,永远失去了他们的家园。

搬迁之痛,不处于其中,很难想象其中之难。

“一搬穷三年、搬迁寿命减……”这样的谚语在淅川县多个乡镇的民间相传。简单的谚语背后,是凝结的血泪经历。短短几十年内数次搬迁,让怡然自得的淅川人谈之色变。

然而,搬迁势在必行。随着67万亩丹江水汇聚,新时代的淅川丹江库区外迁移民总数被确定——168个村,16.2万人。这被形容为是一个“县级移民总量历史最多,任务之重前所未有;两年时间完成,强度之大前所未有;新老移民交织,难度之大前所未有”的工程。

切骨之痛,未必真忍心不顾大局;两代辛酸,移民再次含泪挥别故土。

正是这样的付出,短短两年多时间,淅川人交出了一份出色答卷:2011年8月25日,83辆移民客车从滔河乡张庄村徐徐开出,最后一批1192位移民迁往许昌市襄城县的移民新村。这标志着淅川县南水北调16.2万移民搬迁基本结束,实现了“不伤、不亡、不漏一人”,实现了安全、顺利、和谐搬迁。

“灌一壶丹江水,带去他乡;掬一把祖坟土装身上;不管走多远,家乡不能忘……”在这样的悲壮场景中,淅川破解了移民迁安的“天下第一难”。

“泪洒故园化清流 喜迁沃土报国恩” 。这幅粘贴在南阳市宛城区红泥湾镇姚家湾移民新村许多村民大门上的对联,最能反映淅川移民精神的核心——敢于担当,甘于牺牲。这是几十万淅川移民咽下泪水后的心声,是“大移民时代”淅川人传承积累下的“宝藏”。

下一页
关注人民网河南分网微信平台
关注人民网河南分网微信平台
安卓版新闻客户端二维码
安卓版新闻客户端二维码
(责编:戚艺芳、慎志远)

推荐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健 康
  • 旅 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