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凌晨杭州城西發生慘烈車禍 年輕女孩醉酒駕駛當場撞死送奶工

2018年12月28日09:20  來源:杭州網
 
原標題:12月26日凌晨杭州城西發生慘烈車禍 年輕女孩醉酒駕駛當場撞死送奶工

  昨天(12月26日)早上,多位讀者致電85100000熱線:凌晨,杭州文三西路競舟路口,一輛車撞了騎電動三輪車的人,傷者當場不行了。

  丹桂公寓監控室調取了凌晨監控,從一個角度還原了現場:凌晨3:54,文三西路,一輛轎車大燈開得很亮,從西往東飛快行駛,突然像炸開一樣,碎屑四濺。

  小鄭是目擊者之一,當晚他和朋友聚完餐,朋友開車送他回家。

  到了文三西路競舟路十字路口,綠燈,朋友減速觀望通過。突然一陣“轟轟”的馬達聲,一輛轎車從旁超車。“哇,搞這麼快……”小鄭話音未落,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前方發生事故。

  小鄭說,他看到一輛臨時號牌的轎車撞了一輛電動三輪車,三輪車被撞到對向車道一輛行駛中的越野車前輪下。電動三輪車面目全非,滿地白花花的牛奶和牛奶盒。騎電動三輪車的女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流了好多血。

  小鄭說,肇事司機也從車上下來,是個20多歲的女孩,看樣子很像喝醉了酒。“有點迷迷糊糊的,還和路人吵了起來。”

  丹桂公寓夜班保安小吳說,凌晨他同事小張正在站崗,看到事故第一時間跑過去,報警並打了120。

  交警通報

  2018年12月26日凌晨3時52分許,朱某(女)駕駛浙A66×××號臨時號牌小型轎車,在文三西路由西向東行駛到文三西路85號附近時,與汪某某(女)駕駛的由南向北橫過道路無號牌電動三輪車發生碰撞,隨后電動三輪車解體至對向車道,與由東向西行駛三輛小型客車發生碰撞,造成汪某某當場死亡,車輛損壞的交通事故。

  經初步調查,肇事駕駛人朱某血液中酒精含量為187.8mg/100ml,屬醉酒駕駛嚴重違法行為,目前其已被警方控制。該事故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保安小吳說,送牛奶的是個大姐,50多歲,每天早上3點半到4點,從他們小區送完牛奶,再去對面小區金都新城送。

  胡女士訂的是美麗健牛奶,昨天早上8點多收到“美麗健乳業”發來的一條短信:

  尊敬的客戶您好,您的送奶師傅今天早上突發交通意外,近幾天牛奶無法給您配送了,恢復配送后會第一時間短信通知您,給您帶來不便萬分抱歉……

  “新希望”送奶工趙師傅是江蘇人,他說認識這位大姐。大姐姓汪,安徽黃山人,和他在杭州住同一小區,是鄰居。

  “我們送奶都是夜班,我凌晨1點多出門,她要晚一點,2點左右出門,我每天送200罐奶,她送300罐左右。她送的小區范圍小一點,早上7點左右就能回,我范圍大些,早上7點以后才到家。

  “送奶賺得不多,我是入股了10萬塊錢,送一瓶奶,勞務費加提成能拿1塊錢左右,一晚上200多收入。她沒有投資,純粹賺勞務費,一瓶奶不超過7毛錢,一晚上下來和我差不多——都是辛苦錢。

  “她很苦的,丈夫走了10多年,一個人帶兩個殘疾的兒子,一家人擠在一間平房裡……”

  古墩路文三西路口的香港城,我找到汪大姐家。

  房間很小,外邊是廚房,壇壇罐罐擠得滿滿的,一張寬不到兩米的床佔去大半房間。

  屋裡彌漫著悲傷。雙胞胎兄弟相對而坐,說到媽媽哭了起來,“媽媽怎麼能就這樣走了,凌晨上班前,她還說好早上一起吃粥的……”

  雙胞胎兄弟姓劉,生於1988年,都30歲,2015年跟媽媽來到杭州。

  “我媽每天打3份工,做家政、做保潔員、送奶。早上8點多去酒店KTV收拾衛生,中午回來給我和哥哥做飯,稍微睡一會,下午1點多出門去給人家做家政,晚上回來燒飯做家務,鬧鐘定到凌晨2點出門送牛奶,早上7點左右回來。”弟弟說,“媽媽說,3年沒回家了,今年過年我們一起回去過。”

  “姐姐這麼拼命,都是為了他們倆。”一旁的弟妹擦著眼角,“兩個孩子腿上有關節的地方都是手術留的疤,那些年跑北京、上海、合肥、杭州……隻要聽說哪裡好就跑過去。”

  兩兄弟的舅舅和舅媽一大早聽到消息,從老家黃山坐大巴趕過來。

  “姐夫走后,全靠姐姐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孩子舅舅說著眼中含淚,“兩個都是早產兒,一出生就診斷是腦癱。為了治病,花了幾十萬。2007年,姐夫得肝病走了,就剩姐姐和孩子,姐姐要強,一個人打幾份工,拉扯他倆。他倆每天都在屋子裡不出門,養了一隻金毛陪著。”舅舅指著一旁蹲在地上的狗,“它坐那兒一天了,在等我姐回來呢。”

  昨天下午5點多,進來兩個男人,一個60多歲、一個30多歲,見面就抱頭痛哭——他們是孩子的三伯和堂哥,從黃山坐前天剛開通的高鐵趕過來。

  晚飯間隙,雙胞胎弟弟告訴我,“媽媽上過報紙,你在網上搜‘中國好人’‘割肝救夫’‘汪春霞’就能找到……”

  我上網搜了下,沒找到相關報道。

  孩子三伯“唉”的嘆了口氣。

  “那都是2007年的事了。我兄弟得了肝病,住在上海一家醫院,醫生說要做肝移植,弟媳想也沒想,也不聽勸,就割了一半的肝給了弟弟……弟弟還是走了。”三伯抹了一把淚,哭出聲來,“我這兩個可憐的侄子哦……”

(責編:楊曉娜、慎志遠)

推薦閱讀

河南:如何從中原糧倉到國人廚房

  中原熟天下足。河南常年種小麥8000萬畝以上,產量佔全國的1/4,與小麥相關的規模以上企業1700多家。然而,一個問題始終困擾河南,怎麼既保糧食穩產,又促農民增收?……【詳細】河南:如何從中原糧倉到國人廚房   中原熟天下足。河南常年種小麥8000萬畝以上,產量佔全國的1/4,與小麥相關的規模以上企業1700多家。然而,一個問題始終困擾河南,怎麼既保糧食穩產,又促農民增收?……【詳細】

鄭州:改革開放中找到新定位

  歐洲快消品牌Zara最新款服裝頭天凌晨落地鄭州機場,第二天清晨便可以擺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貨架上。一件服裝,見証了“鄭州速度”,也描繪出鄭州“站位大樞紐、放開大胸襟”的全球格局……【詳細】鄭州:改革開放中找到新定位   歐洲快消品牌Zara最新款服裝頭天凌晨落地鄭州機場,第二天清晨便可以擺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貨架上。一件服裝,見証了“鄭州速度”,也描繪出鄭州“站位大樞紐、放開大胸襟”的全球格局……【詳細】

關注河南頻道微信平台關注河南頻道微信平台